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牧仙志 第四百零八章 兽海对峙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0:32

牧仙志 第四百零八章 兽海对峙

梁广昇跟道牧一直交谈到下午,太阳已经开始显露老态之时,梁广昇带着道牧出门,教授各个牧地,牧场,以及道场的咒语。

这一外出,梁广昇与道牧一个月后,方才神采奕奕回到云厌山。

“梁山主,小子可能要潜修几日。”道牧体内轰隆隆响个不停,时而有雷电喷出,爬满道牧全身,时而仙光瑞霭汹涌,铺荡百丈方圆。时而雷电与仙光瑞霭共舞,铺展千丈方圆。

“能让你一次次抵住成仙诱惑,该是你前面有更加艰巨的困难吧?”梁广昇迎着渐老泛桔的阳光,苍桑脸上写满挪揄的神情,“你师尊剑古亦是如此,而后就见他三次登临广寒宫,一次比一次声势浩大,最后一次,差点没把广寒宫彻底颠覆。”

道牧笑着点头,“待小子出关,还望梁山主多给小子讲讲我师尊的丰功伟绩。”

“你这‘丰功伟绩’用得很妙,你们牧剑山出来的,一个个都认为自己是真理,别人都是错的。”梁广昇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自己的屋落走去。

咯吱,推开房门时,梁广昇蓦然回首,嘴角弧度诡怪,脸上笑容意味深长,“虽讲你不拜入织天仙女门下,但我云厌山与织仙宫来往极其频繁,你少不得要常登织仙宫。”

道牧眨巴眨巴眼睛,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以及莫名的不祥预感。梁广昇呵呵一笑,走进屋子,砰,干净利落关上门。

九天后,道牧出关,梁广昇并不在。风铃不响,道牧暂时没有兴趣特意去巡视。阿萌顶着蕴树出去玩耍,道牧半坐半躺在藤蔓编织成的吊床上,看起圆顶空间里拿下来的。

这些书籍有一大半是些牛郎织女的传说,就跟以前道牧喜欢看牛郎织女的书籍一样,只不过现在这些书的作者是女人,角度也是女人。

道牧看得津津有味,还是第一次看这类以女人描写的书籍,以前道牧很是抵触,现在看看别有一番风味。

人一旦看书入迷,只要不犯困,就会废寝忘食。道牧这一看就是一本接着一本,完全忘记昼夜轮替几次。

当道牧将七十七本都看完,从吊床上跃下,伸了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然后走向书架。

铃铃铃……

苍巅蓝顶起荡波澜,清脆急促的铃声回荡山巅。

道牧没有犹豫,出了阁楼,将厌玉牌飞苍巅,风铃声不仅没有消停,反倒愈来愈响,急促如绵密暴风雨。

风铃无形,唯特殊法器可寻其踪定其形。风铃秘力触发厌玉牌,迸发一束白光,炽耀云厌山巅。

光耀转瞬即逝,风铃声戛然而止,道牧与厌玉牌没了踪影。

道牧还未来得及感受那极度眩晕感,就被时空展开的画面,压得心沉似铁,喘不过气来。面前兽海黑压压一片,不知其宽,不见其尾。

中间有千余青年将兽海分成两半,千余青年又分两派,或相互谩骂,或相互推搡,或隔空怒瞪,或冷笑对视,或是淡漠相望。

道牧左手压刀,右手横放在腹,剑眉冷竖,“甚事?”道牧本以为是精怪与精灵之间的纷争,但是这里妖气冲天,可见是妖族之间派系矛盾。

“甚事与你何干?”一个长相俊逸非凡的青年,眯着那双桃花眼冷笑,“唤你来此,只是让你做裁判,而不是让你管我们的事儿!”

“狐族,狐假虎威?”道牧右手中指在袖袍下点敲腹部,放眼望去没有一个地仙境的精怪,沉重的心情已经平复大半。

道牧挥指两边兽海,“你们怎么斗都行,只要没出人命。你们怎么斗都行,只要不带上我也云厌山的牧兽。”

原来聚集成海或是从织女星周遭其他凡星送来的灵兽,其中还有不少来自牵牛星的牧兽。梁广昇甚至还特意给道牧圈指牵牛星的牧兽,特别是从谪仙封地送上来的牧兽。

“哟,新官上任三把火哩!”那狐族青年看着道牧,极其厌恶,仰着头,斜着眼,“云厌山的弟子可不好当,特别是不懂得夹着尾巴做人的弟子。”姿态和语气,无处不在彰显挑衅之意。

“云厌山的住民可不好当,特别是寄人篱下还不懂得夹着尾巴做人的住民。”道牧浑然不惧

,一道道不友善的目光,依是闲庭信步,“何况小道并非禽兽,怎生来得个尾巴。”

道牧伸出右手掌,厌玉牌悬浮在掌心之上,一闪一闪像是星星眨眼。“这是厌玉牌,若让小道难做人,你们一个个也别想好过。”话落,一把抓住厌玉牌,猛然驻步,“莫用这种眼光看我,小道就是在威胁你们,恁地?”

经历过童伯麟这一件事,道牧心觉对于有些人就不能对他友善客气,否则你反倒被他看不起,被他当成马驴骑,被他踩在脚底下羞辱。

“牧剑山道牧,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你决绝拜入织天仙女门下做亲传弟子之事,已经传遍整个织女星,你可知他们私底下怎么称呼你?”一孔雀青年扇着五彩羽扇,高冷威严,为狐族青年对面的领头。

“渎仙者,人们都叫你渎仙者,不少势力甚至扬言要刺杀你!”孔雀青年说话间,也未曾用正眼看道牧,在他看来道牧就是一个不知进退,不懂做人的人。

“承蒙厚爱,不过你我最好着眼当下。”道牧左手又悄然压刀,右手紧攥厌玉牌,自然垂放,“你们把身后的兽海全都遣散,小道定会公平公正为你们裁定。”

“你算甚东西!”狐族青年嗤嗤怪笑,双手环抱在胸,睨视道牧,“让你来这,你只管看,做好裁判,别说话,别指挥!”

道牧抬起右手,厌玉牌直面狐族青年,“这是什么,上面写着什么?”

闻得此言,见得此行,狐族青年别过头去,侧脸笑容冰冷,眼睛却看都不看道牧一眼,而是与对面的人对视。

道牧人影闪现,直至的狐族青年面前,挡住两人的视线,拿着厌玉牌对着狐族青年,“这是什么,上面写着什么?”

保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江门性病
三亚牛皮癣
保定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江门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