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跨越半個世紀的愛恨情仇她的后半生比瓊瑤還“瓊瑤”

发布时间:2019-04-02 04:23:22
4月20日,瓊瑤迎來了80歲大壽,步入耄耋之年。本該享受這份喜悅的她,同時收到了一份特殊的 生日禮物 :平

4月20日,瓊瑤迎來了80歲大壽,步入耄耋之年。本該享受這份喜悅的她,同時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平鑫濤的前妻林婉珍出版了新書《往事浮光》。書中揭露了瓊瑤是怎么一步步跟平鑫濤好上,最后成為“正室”的。書的主題為“沉默五十年,終于發聲”,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書中更直說“婚姻里最大的問題,就是瓊瑤。”

林婉珍在新書里詳述當年婚姻被瓊瑤介入的內幕,還有當初被逼著簽字離婚的心酸。書中一開始就提到,“對于許多往事,原本早就已經淡忘,也不去想了。但這八十多年來的人生起伏,有時候看到別人寫到關于我的事情,明明同一件事,卻與我的所見所聞差異甚大,我想,也該是時候可以來談談我自己的版本了。”

當年,林婉珍和平鑫濤在臺肥公司認識,婚后夫妻一起打拼皇冠出版社,3個小孩陸續出生。但這時她意識到瓊瑤介入到他們的婚姻中,直言“婚姻里最大的問題,就是瓊瑤。”她書中自揭“10內幕”,包括揉爛的《紫貝殼》書封、電話里的牛肉干、午夜的電話、五斗柜里的情書、那一場車禍、旅歐1個月、上班約會、出國買衣服、秀新衣服、大紅色窗簾等。

林婉珍書中詳述當時和瓊瑤相處狀況,以及發現老公外遇過程,痛苦說出:“我一直覺得鑫濤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也很信任他,壓根沒想過他會出軌。”她表示,記得和平鑫濤離婚前,對方曾生氣地丟下一句:“你為什么不能同甘共苦。”但她心里想的是,一直以來只有“共苦”,哪有“同甘”。她認為,平鑫濤跟她“共苦”之后,選擇離開,之后和瓊瑤“同甘”,但現在平鑫濤晚年失智,她(瓊瑤)就無法忍受與他“共苦”,他終究還是沒有找到能夠一起“同甘共苦”的伴侶。

在外遇瓊瑤10年后,平鑫濤逼林婉珍離婚:你比較堅強,她比較軟弱。

林婉珍透露,為了小孩她默默吞忍,從懷疑到確信,這段長達10年的過程里,她本來希望平鑫濤能改變離婚的念頭,但最后都沒有,在1976年,她看到老公再次拿著手寫的離婚協議書逼她簽字,終于點頭答應。

書中林婉珍揭露簽字那天,平鑫濤對她說:“你比較堅強,她比較軟弱。”她寫下心聲,“我聽了真不知該怎么回應。我比較堅強,所以可以任你插刀戳槍,她比較軟弱,所以你不照顧她,她就會活不下去?但到底誰比較堅強、誰比較軟弱呢?我嘆了一口氣,這么厲害的角色,誰能比得過呢?”

此書一出版,引起外界討論,皇冠出版社表示,作者林婉珍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擔任發行人平云則在序中寫到,“我一直認為,父親欠母親一個真正的道歉。我大學念的是歷史,深深感覺‘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忘記’,如果歷史只有一方的說法,就無以還原事實的真相。”

瓊瑤沒有選擇隱忍,在沉默了一天后開始反擊林婉珍。

再被林婉珍控訴的第二天,瓊瑤沒有保持沉默。她曬出一段和尚教育徒弟的短片,及岳飛寫的宋詞《小重山》,正面反擊林的指控。

瓊瑤先在開頭,懷念過去將她著作拍攝成電視劇的名導劉立立:“知道劉姐走了,這一天并不安寧,思念劉姐,也想到一些‘前人種樹后人乘涼’的問題,不勝感慨”。接著話鋒一轉,又附上一段岳飛寫的《小重山》,直言這是她目前的心情寫照,并稱文末還有一段短片:“我命名為‘問世間情為何物?’有深深哲理,細看!細思!”

在林婉珍的書中,瓊瑤被指控在剛出版處女作時,已是新銳作家身份,受邀到平家做客。之后她靠《窗外》成了暢銷作家,便從高雄到臺北居住,還在平家對面租屋,最后搬離,就是她滲透平家的開端。她會穿著新買的衣服,來問平鑫濤好不好看、特地打電話問男方:“我在吃牛肉干。要不要從電話里送一點給你吃?”林婉珍更是在柜子里,找到了她寫的情書。

瓊瑤還被指控,當年以“我的三個孩子有爸爸,她的孩子也有爸爸,四個小孩都有溫暖的家。如果改變現狀,大家就都不幸福了”的說法,要林婉珍接受2女侍一夫的狀態,最后更讓平鑫濤逼著林婉珍簽字離婚,結束糾纏10多年的三角戀,她也順利從小三扶正,成為平家新的女主人。

面對林婉珍指控,瓊瑤在貼文中表明《小重山》的第3段:“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寫的就是平鑫濤,而短片中的和尚“開示語錄”,也被外界影射,似乎是瓊瑤在暗示林婉珍,要看開點。

有名嘴談論起此事,感慨林婉珍當時所受的壓力,心疼她“根本活在地獄”。

鄭弘儀在《新聞挖挖哇》中找來名嘴許圣梅、許常德等人討論平鑫濤前妻林婉珍所出的新書,由于內容提及當時她與平鑫濤的婚姻,在瓊瑤的介入下所發生的事件,讓身為瓊瑤書迷的許圣梅都不禁表示“在這個愛情里面,好像她(指瓊瑤)真的是完全被動的,但現在林婉珍的版本,不是!你似乎是很主動的!”

對于林婉珍的委屈,鄭弘儀更說“她是活在地獄里面”,心疼她被老公背叛,被一個女人侵門踏戶,然后又為了3個孩子死命隱忍。許圣梅甚至爆料,當時瓊瑤和前夫所生的兒子,和林婉珍兒子平云同年,當瓊瑤搬到臺北住在平家對面時,兩個小男生一起長大,怎知有一天平云通過媒體才得知“我爸要娶你媽?”讓兩個小孩都傻眼了。一旁的鄭弘儀猛搖頭,直呼太震撼。

除此之外,先前瓊瑤對外表示平鑫濤為了她要殉情,是她趴在車上央求平鑫濤不要做傻事才阻止一場悲劇。可許圣梅表示,就林婉珍的版本透露,平鑫濤并沒有為了瓊瑤殉情,全因當時的談判場合,車內后座還坐了瓊瑤的弟弟,“怎么可能載著弟弟沖下山崖?”讓這段三角戀爆出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回首過去,瓊瑤的作品讓人印象深刻,而她自己的感情也是跌宕起伏。

瓊瑤的感情,在她的生活中都能找到痕跡。

用她自己的話說:“我這一生已經把人家幾輩子都過過了,我的生活、愛情及婚姻上遭遇這么多,我才有這么多可寫。有人用寫日記發泄,我卻發泄在寫作上。”

苦澀的初戀,影響了瓊瑤的整個生命軌跡。

瓊瑤的一生有三段刻骨銘心的感情經歷。初戀是高中時的語文老師,這段年齡差距達20歲的師生戀當時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特別是她因高考落榜、愛情挫敗而自殺,勃然大怒的陳母跑到學校鬧了個沸沸揚揚,最終語文老師被學校解聘并下放至農村工作,兩人勞燕分飛。

第一段感情僅維持了一年,卻影響了瓊瑤的整個生命軌跡。三年后,她根據這段難忘的經歷創作了第一部長篇小說《窗外》,一舉成名。當年的那位語文老師終身未娶,在鄉下教書了此余生。瓊瑤曾輾轉與之聯系,但彼此都沒有勇氣再見面。據說1979年老師病逝時,瓊瑤一連哭了好幾天。

破碎的婚姻,充滿了對生活的失望。

高考落榜,初戀夭折,自殺未遂還被母親逼婚,高中畢業后的瓊瑤曾一度萬念俱灰。這時,26歲的慶筠出現了,他原本是來向瓊瑤父親陳致平請教文學創作,卻無意間與瓊瑤彼此吸引,兩人不顧瓊瑤母親的反對在1959年結了婚。

但很快,這對不食人間煙火的文藝青年,就被現實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沖得暈頭轉向。瓊瑤投往雜志社的稿件很快見報且大受歡迎,出版的小說也賣得很火。但慶筠心中的不平衡卻與日俱增,原本高潔孤傲的他開始酗酒、賭博。

倉促的婚姻維持了5年宣告破產,其間《窗外》發表,慶筠在妻子公之于世的初戀前頓感“無地自容”,在報紙上撰文貶損瓊瑤,這讓瓊瑤下定決心提出離婚。后來談起這段失敗的婚姻,瓊瑤坦言“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從她那個時期的小說創作能看出她的悲觀,《在水一方》、《煙雨濛濛》、《幸運草》、《生命的鞭》等作品中,不是有情人被生活所累,就是女主角遭遇賭徒。

第三者的愛情,受傷的人遠不止一個。

瓊瑤的最后一段愛情被外界議論的很多,是最為離經叛道的。她與平鑫濤相識相惜時還處于“使君有婦,羅敷有夫”的狀態。

瓊瑤在《皇冠》雜志社連續發表多篇中短篇小說,得到了社長平鑫濤的欣賞。平鑫濤親自給瓊瑤寫約稿信,并鼓勵她寫得長一些,這便是《窗外》的創作源頭。之后,平鑫濤憑借自己的能力和人脈鼓勵瓊瑤在創作道路上勇敢前行,瓊瑤的小說也推動《皇冠》雜志銷量直線上升。

平鑫濤覺得瓊瑤就像她筆下的女主角一樣溫柔善良,瓊瑤則沉浸在平鑫濤無微不至的呵護里。兩個人在對彼此的欣賞、感激、敬佩和依賴中越走越近,瓊瑤在欲罷不能的心情中開始了長達十年的“小三”生涯。很多人認為,正是這段經歷,令瓊瑤的小說對第三者充滿了同情與包容,《庭院深深》、《碧云天》、《浪花》、《新月格格》等作品中的婚外情,多見小三與出軌男終成眷屬的例子。

現如今,三人加起來超過200歲的老人的愛恨情仇被搬到了公眾面前,孰是孰非已經不再那么重要了。

相關Tags:

肠道菌群失调表现小儿干咳怎么办小孩子便秘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