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北京青年学生生活新方式:讲座狂

发布时间:2019-07-20 05:00:24

9月7日,北京大暴雨,气象部门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建议市民尽量减少外出,然而下午的单向街书店依然坐满了来听讲座的人,书店的小黑板上用粉笔写着活动简介。

【单向街 沙龙】第五百五十二期

主题:上金山,下南洋

嘉宾:周兵 许知远 田方萌

主持:绿茶

费用: 免费

类型: 讲座

时间:201 年9月7日(周六)18: 0--20: 0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101号楼朝阳大悦城4F-54

ps:活动免费,无需预约,欢迎围观。

这是今天北京众多讲座活动中的一个,由于有了央视著名导演周兵的参加而颇具人气,虽然许多人提前半小时就到达现场,但座位早已被占满,很多人刚来的人只能站着。

京城的大大小小的讲座经常是人满为患

一听就三年,越听越上瘾

匆匆赶来的 北大清华讲座 的博主张超背着一个鼓鼓的国家地理单肩帆布包,手里拿着老款的诺基亚手机。这位传说中的 讲座哥 相貌平平,很低调,虽然现场很多人的信息可能都来自于他的微博,但很少有人能认出他就是微博上的那位风云博主。

 

事实上,张超既不是北大清华毕业生,也不是北京任何一所高校的学生。他曾经也念过一所北京不知名的大学,毕业后就和很多普通的上班族一样开始了朝九晚五的打卡上班生活。

我那时候在海淀区工作,空闲时间喜欢去北大听听讲座,特别是一些名师的讲座,如厉以宁教授的。他讲课特别精彩,深入浅出,生动风趣,很有个人魅力,而且越是这种大师,课堂氛围越包容,特别欢迎外面的人进来听,很多时候他的脚边都坐满了人。

张超坦言,回想自己的大学生活,确实有点浪费光阴,他的学校离北大、清华并不远,但是当时没有想着过来听讲座,直到毕业参加工作后,感觉需要充电,才发现了这座一直在他身边的宝藏,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一听就是 年,越来越上瘾。

我自己本身就是讲座的受益者,听得多了之后,基本上能分辨出哪些是特别好的讲座,发现好的资源自己就很兴奋,便很想把消息分享给更多的人,当初开微博也是这个考虑,希望更多像我一样的人能有机会享受到这样的资源 。

王彤,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在读研究生,也是一名老资格的 讲座控 ,通过微博和张超相识,还在本科的时候,念数学系的他由于不满自己原来学校枯燥的课堂教学,决定和同学一起去 蹭 相距不远的北京大学数学系的课。

那时候是2009年,没什么人用微博,在网络上也基本上找不到什么课程和讲座的信息来源,但我的同学比较厉害,直接去到北大的校园里,遇到人就问是不是数学系的,后来还真问到一个,很爽快地给了我们课程表。 王彤兴奋的说。

先开始我和同学只听专业课,后来慢慢发现周边很多北大同学都在讨论一些五花八门的讲座和课程,我和同学决定也去听听。 后来他慢慢发现,这才是北大的精华所在。

讲座为我打开另一扇看世界的窗户

在 北大清华讲座 微博的个人资料标签中,张超把 人文讲座 放到了第一个,此外,还有 哲学爱好者 , 国学和佛教哲学 等标签,在北大旁听的这三年,他感觉自己的视野被完全打开。

刚开始张超喜欢在北京光华管理学院旁听一些经济管理方面的课程和讲座,后来张超发现,北大每天举办的各种讲座和名师大课其实才是精华。 当你听过一些哲学、佛学方面的课之后,看世界的眼光就不一样了,你会发现以前自己的眼界实在是太狭隘了。 他说,虽然现在自己物质生活不是那么很优越,但是精神上却很富有。

 

在北大的三角地,粘贴着很多各种各样的讲座,不仅有在校内的,也有很多在校外的书店和咖啡厅举行。 张华就经常游走在这些讲座和课堂之中。 我经常问自己,当若干年后自己即将要走完人生路的时候,回头看,会不会后悔在北大待的这几年,每次我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张超告诉记者。

在他寓所中,最让他引以为傲的就是那一大书架上各个门类的书,有哲学的、佛学的、文学的,历史的等其他一些门类的书, 每一本都是精品,这些书都是我在课堂上听课时老师强烈推荐的经典书,而且我这里的绝对是最好的版本,很多北大的学生看过之后都赞不绝口 他很自豪的说。

陈国强现在是北京的一名白领,在工作了将近10年之后,后来感觉自己工作上遇到了瓶颈。

很多时候会感到原来在学校学的东西根本就不够用,就有了充电的想法。在网上看到张超的微博后,我发现那里边有很多自己感兴趣的讲座信息。

从今年 月初听第一场算起,陈国强已经听过上百场的讲座。 我一开始只听经济类的,后来慢慢拓展到法律和文史哲方面,很多时政方面的讲座也很喜欢。 在分享自己的感想时,他说,听得多了之后,感觉自己思考问题的角度跟以前不一样了,特别是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和行业现状来分析问题的时候,收获的确很大。

陈国强强调: 这跟多年之前自己还是学生时听讲座不一样,有了实际的工作经历之后听这些东西会更有感悟。

大多数情况下,陈国强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听讲座,他喜欢这种远离了应酬和固有朋友圈的新生活方式,在这里,他也会认识一部分新的朋友,有时周末会约着一起去爬山,虽然彼此不熟悉,但是这种简单松散的人际相处让他倍感轻松。

象牙塔离我们并不遥远

付敏今年22岁,同他一起走在校园中聊天时,看着身边的经过的拉着行李箱走出校园的学生,他略显伤感: 如果当年我能考上大学,现在也应该毕业了 。

由于当年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高中毕业后他开始跟着家人在北京做生意,对生活没有太多的期待,偶然间得知了 北大清华讲座 这个微博后,他感觉像发现了一个新的天地。

现在我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机刷微博,看看当天会有什么有意思的讲座,每天晚上的七点到九点是我最喜欢的讲座时间,虽然我没有上过大学,没有文凭,但是现在我感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这些精彩的讲座让我觉得象牙塔离我并不遥远。

张超说,在北大的游学圈子中,和付敏一样的 旁听生 其实不少,有的人原本打算只听一个月,结果听了一年还没有走,也有的人听了七八年依然还在听。

 

除了搜集和整理讲座信息,张超的很多时间都被回答博友的各种问题所占据,甚至有的人第一次去北大,担心进不去校园,或找不到讲座的教室,都会在微博上私信问他。

我基本上都会一一作答,因为看到他们的留言,我经常会想到自己第一次去北大的情景,那时我心里也很忐忑,怕门卫不让我进去,怕教室里的老师和同学不欢迎陌生人,会有很多担心,如果我不告诉他北大的很多课程和讲座其实是非常欢迎外来的人的,可能他以后都不会去听了,打开这扇门很重要。

北京是中国的文化 福地

现任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的刘小龙回忆,求学时代的自己也是一名爱 蹭课 的学生, 我曾在人民大学、北方交通大学、外国语大学、传媒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以及其他音乐学院听过讲座,很多讲座和课程并非自己专业所需,然而很开眼界。很多时候一次好的讲座甚至对我产生很重要的影响,其价值往往大于日常的必修课程。

多年之后,当自己站上三尺讲台,刘小龙的课堂上也经常出现像当年自己一样的旁听生。

他们很多人求知欲非常强烈,带着渴望与追求来听课,有时课堂前后还会有交流。有些人已是听了我两年课程的老朋友了。

对于旁听生们,刘小龙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单纯的猎奇不是好主意。既然选择来听课,就要有一种基本的学习态度,不能仅仅满足于凑热闹,听噱头。至于授课专业性的问题,他觉得应该是因人而异,各取所需。一般入门者应该先从概论性的课程听起,逐步深入。 既然有一种爱好和期待,就不要惧怕课程应有的难度。学习,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自我超越,克服困难的过程。 刘小龙说。

在刘小龙自己的微博中,他也会经常转发一些讲座和课程信息,其中还包括各种演出信息、沙龙活动、新书新刊、艺术展览或文化新闻等。

这些讲座我不可能都去参与,只是希望为文化资源的共享出力,使大家知道、了解和明白我们的文化生活当寄予何处。北京是中国的文化 福地 ,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应该在知识、爱好和学术上互通有无,资源共享,为构建丰富、多元的文化交流环境而努力。

【记者手记】

在北京这个拥有两千万人口的大都市中,生活节奏很快。然而在这个快节奏的生活当中,却仍然有这么多不同背景、不同职业的人参与到这种富含 营养 的生活方式中。

思想的碰撞不仅出现在高校的教室中,也出现在一个个小的咖啡厅,一家家独立书店中,这些开放式的讲座欢迎每一个来参与的人,鼓励大家提问和讨论。在我采访的4位讲座爱好者中,有高中毕业生,有已经工作了数年的白领,也有依然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他们虽然年龄和经历各不相同,但最终都勇敢地走出固有的圈子,去拥抱新的知识和信息,在紧张而繁忙的城市生活中,为自己开辟出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光明网实习记者 郭佳)

(应采访者要求,本文中张超、陈国强、王彤、付敏均为化名)

孩子中暑
孩子中暑症状
小孩中暑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