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至尊火圣 第363章 瑄极拍卖会(十二)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3:37

至尊火圣 第363章 瑄极拍卖会(十二)

安载景接着开口:“丹流尔虽然是妖族,可他早已对我们立下了效忠的灵魂誓言,算是我们的下属,反正是个无用的玩意儿,就当做赏了他的,他也会记得少主您的好,也算是结交之道,二位尊主知道了定会夸您的。”

安亦辰从来到人界就一直惹得各方大能不满,此刻听到会被赞许,心里便动摇了,更何况他本就不是为了碎玉本身,当即挥手道:“那就让给你了”

丹流尔抱拳一笑魅惑倾城:“多谢少尊主恩赐。”

丹流尔说完,又转向了丹城包厢:“林长老,不知您是否肯赏在下一个面子”

林杰声音里透露出几分不情愿,装模作样地向降神宫包厢望了几眼:“既然安少尊主都允了,我林杰又岂是那种夺人所爱之人”

听着林杰声音里明显的不情愿,安亦辰嘴角一勾,明明那么想要,还非要打肿脸充胖子,这个林杰也不过如此。

连安亦辰都应允了,又会有谁站出来加价绯颜知道这件拍品也该落幕,抬手就落了锤:“恭喜本届拍卖会最后一件未知珍品由瀚仙楼楼主拍下第二轮拍卖就此结束,我们依旧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此番将要献上歌舞,拍下拍品的贵宾请前去偏殿交易”

安亦辰被林杰和丹流尔蒙在鼓里,可在场中不乏聪明人,林杰正是为了这块碎玉被逐出丹城,仅仅是不想落个不如安亦辰宽宏大量的名声就会把宝贝让出吗

能当上丹城长老,就算年岁不大,难道就真的会这般意气用事

只可惜一切都是怀疑,丹流尔也知道他们再怎么演也逃避不了众人的怀疑,但这又怎样只要不是明确表露出来的,就永远只是怀疑而已。

一列舞女身着盛装款款而来,翩翩水袖迷乱了人们的视线,林杰被逐出丹城,就算是以散修的身份前来参加,他起身离开丹城包厢,带领着狮王走向下方的坐席。

迎接他的是前所未有的冷遇,遥想当初他一举成为丹城长老四方来贺,如今这些曾经拼了命想见他一面的强者却都静静地坐在坐席之上,目光随着他的脚步移动。

他们并非不想结交,就算被逐出丹城,林杰依旧是四界最强的炼丹天才,可他们害怕触怒丹城,此刻全都憋了一口气,谁都不敢踏出第一步。

“林杰,来我这里坐”

白风倏地站起,对着林杰招手,林杰将目光一移,见千机子正对着他点头微笑,便笑着坐到了白风身旁。

“林杰,那群混蛋是怎么欺负你的他奶奶的,那个姓安的算是个什么玩意,一群趋炎附势的垃圾”白风的精神传音传来。

林杰收敛了笑意:“师父有他自己的苦衷,是我让他将我逐出的,丹城都是为人界着想。”

白风瞪起眼睛,抬手就放到林杰额头上:“你没发烧吧你是不是傻他再怎么有苦衷也是欺负你你以为我是瞎子,看不见拍卖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别跟我说什么人界不人界的,在我眼里十个人界也比不上一个你”

林杰哑然,白风像白玉儒一样护短,他此生能遇上这样一个好兄弟,就算有再多的不幸又有何惧

裴啸海前去偏殿交易,夏辰绫早已将林子晴的事忘在脑后,伏在桌边哭得撕心裂肺,司翎心中焦急,面色也不如往常和善,拉住夏辰绫就把她拖了起来。

“辰绫,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场合四界人都在看着,你为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岂不是给大长老抹黑”

夏辰绫本就万念俱灰,此刻猛地挣脱了司翎的手,涕泪交加,喑哑着嘶吼:“你少用祖父来压我我就是喜欢林杰,从来不觉得丢人丹城没了他,我又何必留在这里等城主回来我就让他把我也逐出丹城他不是喜欢逐人吗丹城少我一个又怎样”

“辰绫”

司翎的脸阴沉得可怕,他气得几欲吐血,偏偏几位长老都是一脸悲戚之色,他们知道夏辰绫说的不过是气话,此刻见她哭闹,心中更是后悔。

“辰绫,你忘了,医师还在凉亭里等你呢,你现在哭有什么用这只会让林杰愧疚,只会给他增添烦恼就算他离开丹城,你也一样可以喜欢他啊你现在就带医师给林姑娘看病好不好他不在丹城,你更要努力争取啊”

司翎温柔的精神传音响在脑海,夏辰绫身体一颤,竟真的渐渐停止了哭闹,她又忘了,她又哭了,她又给林杰带来麻烦了

她以为自己能帮林杰,却永远只是给他添麻烦夏辰绫忽然感觉很害怕,她感觉自己就像一直死缠烂打的夜暮生,他明明做的是好事,却总是惹得自己生气,那在林杰眼里,自己是不是也如夜暮生一样讨厌

夏辰绫捂住脸,慢慢蹲下身来无声地抽噎,司翎叹了口气,握住她的双手将她拉起,鲜红的瞳仁温柔至极:“辰绫,别哭了,不管遇到什么,哭是最没用的,如果你真的在乎他,就给他分忧。”

夏辰绫拿出丝绢将眼泪抹了又抹,红肿的眼直视着司翎:“翎哥哥,你说他,他会不会讨厌我”

“不会,世上没人会讨厌你”司翎的声音温润如水,他说的是自己的心声。

夏辰绫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对着司翎重重点头,随即便掀开珠帘,飞一般地奔向楼下

,奔向后门。

司翎站在栏杆旁看着夏辰绫的背影,手指渐渐收紧,夏辰绫还是去了,为了林杰,她还是去了,这个不管何时都天真烂漫如孩子的女子,终究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而去了。

悲哀,心疼,痛恨无数感觉包围了司翎,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就算林杰被逐出丹城,夏辰绫还是喜欢他,只要林杰还活着,她就永远都不可能喜欢自己。

辰绫,这是我第一次利用你,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我定要揭开林杰的秘密,定要抓住他的弱点置他于死地不管林子晴是什么身份,林杰最在乎的不就是她么只要有牵挂就有弱点,这一次,我不会再手软

司翎的双眸被滔天恨意填满,他必须让林杰死必须

夏辰绫一路跑出拍卖场,远远就看到凉亭中的离烟,离烟见到夏辰绫也站了起来。

“你就是翎哥哥说的医师”夏辰绫的声音依旧有些沙哑。

离烟屈身行礼:“是的,奴家离烟,是拍卖场中的医师,姑娘,您的眼睛”

夏辰绫揉了揉红肿的眼圈:“不关你的事,跟我来生病的那位姑娘一向不愿见生人,你可不要冲撞了她”

离烟赶忙垂首:“离烟明白。”

夏辰绫引领着离烟一路来到林子晴房前,轻轻叩门。

林子晴正是不适,听到叩门声不由一惊,若是林杰回来,定不会叩门。

“谁”

林子晴将斗笠扶正,起身走到门边。

“林姑娘,是我,夏辰绫。”夏辰绫开口道。

“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林子晴犹豫了一下,想到夏辰绫绝不会害林杰,便打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与夏辰绫并肩而立的离烟。

“夏姑娘,这位是谁”林子晴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夏辰绫甜甜一笑:“林姑娘,你别怕,这是拍卖场的医师,林杰说你身体不适,我就找了医师为你诊治,你放心,就算有什么病症我们也不会透露给别人。”

林子晴微蹙眉头:“林杰呢为什么是你来他是不是出事了”

林子晴早就察觉到一刻钟前林杰的心跳变得急促,本就心生疑惑,此刻更是觉得不对劲。

夏辰绫脸色一僵,她要怎么说林杰被裴啸海逐出丹城林子晴本就生病,若是让她受到打击,她岂不是又好心办了坏事

“林杰怎么会出事呢丹城太忙了,他也是担心你”夏辰绫干巴巴地说着,目光游移不定。

林子晴的血脉之力将夏辰绫的心虚情绪尽数反馈,林子晴一把抓住夏辰绫肩膀:“林杰一定出事了我要去看他”

“林姑娘你冷静一点,你去了也没用啊你要先把身体照顾好,离烟姑娘,还不赶紧来给林姑娘诊治”夏辰绫也急了。

“不要”林子晴推开上前的离烟,“不是林杰找来的医师,我绝不会看病我现在就去找他”

离烟亦是心慌意乱,她本以为看到林子晴的真容很简单,只要让她用灵气诊治,就算林子晴不摘下斗笠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岂料林子晴根本就不让她诊治。

这可是司公子让她办的事只要做到了,就可以跟着心爱的司公子离开这清苦之地

对不住了

“姑娘,有疾就要诊治,怎能讳疾忌医呢”

离烟心一横,直接扑上前将林子晴的斗笠打落在地

如水的冰蓝色长发随着斗笠掉落飞泻直下,一双美丽明澈如天空的眼眸映入二人眼帘,超脱出尘,如仙似幻,林子晴的美丽让二人愣在当场。

宝宝着凉咳嗽怎么办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儿童止咳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