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至尊神武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激战!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1:48

至尊神武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激战!

随着冷樵一动,他身后的死神随着他的脚步,也开始亦步亦趋,而且本来虚幻的身影也开始渐渐变得有如实质。[燃^文^书库][]

风墨眼睛微微一眯,然后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一惨白的双手上开始缓缓聚集黑色的气息。

他身下的两万黑甲军也齐齐亮出了自己的双手,那上面同样开始弥漫黑漆漆的雾气,并且向着头dǐng的风墨身上凝聚。

这些黑气好像有着自己的灵智,不时的变幻着各种形状,或如凶兽,或如邪灵,并且发出隐隐的吼声。

最终,这些雾气猛地一卷,汇聚向了风墨的双手,然后陡然一凝,化作了一把黑漆漆的铁棍,只是棍身上不时腾起黑色火焰状的雾气。

“凶兵!”冷樵双目微微一眯,这样的战吼技倒是罕见。

此时的他已经来到了战场中部,并且手中的银色巨镰越发璀璨,身后的死神身影恍若实质,死神手中的巨镰高高举起,血红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风墨。

“死!”

猛地,冷樵一声暴喝,身影骤然一伏已经化作了银色流光,并且眨眼间便到了风墨的跟前。

就在冷樵挥起银色巨镰的同时,他身后的死神也一起挥起了手中的巨镰,双方的动作在这一刹那保持了十足的一致性。

“哼”

风墨对于冷樵的偷袭好像早有预料,手中的黑色棍子不躲不闪,正正地迎向对方的巨镰,并且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铛的一声闷响,两条人影骤然分开。

冷樵的双目中有着些微的惊讶,不过在一瞬间就转化为冷冽,他身后的死神血瞳更加的凶光爆射,手中的银色巨镰刃若流光,似乎有着邪性,任人看一眼便再也很难移开目光。

风墨手中的黑色铁棍贪婪的吸收着下边不时传上来的黑气,变得越发的凝实,厚重感不断的增加。

手中掌握着黑色铁棍,风墨的眼中开始闪烁凶光,而且狂性和野性越来越明显。

吼!

猛地,风墨发出不似人声的怒吼,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手中的黑色铁棍高高举起,狠狠的砸向了冷樵的头dǐng。

冷樵不屑地撇了撇嘴,身形轻轻巧巧的一动,已经转到了风墨的身后,然后挥起巨镰狠狠的斩了下去。

风墨好像背后生了眼睛一般,一晃身躲开了对方的反偷袭,执着铁棍和对方战在了一起。

眼看着战场里面杀得难解难分的四处战团,玄龙抱着双臂做壁上观,身体外面不时闪过紫色的电芒,表面上却依然云淡风轻。

他丝毫不为自己的伙伴担心,因为哪怕最弱的冷樵和战狂,都是九玄天仙初阶,而北语和狄峰更是中阶水准,而这些玄机三仙洞的四大统领,和自己的伙伴也是实力相当,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九玄天军的实力就展现出来了。

虽然自己这边只来了四万人,而上场的更是只有三万两千人,对方却足足汇聚了八万人,看人数自己这边连对方的一半都少,可是玄龙却深深的感觉到了双方战兵的差距。

这种明明白白的差距,绝对不是可以靠堆数量就能弥补的。

“嗯,看来北语那边要分出胜负了,”猛地,玄龙目光投向了远处的那抹金光,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此时的北语,浑身上下金光耀眼,金色的铠甲上面符文流转,好像金色的水流一般,他的身后不时闪现金色的炫光,每一道炫光闪过,都是一把飞刀成型,然后飞向对面的巨猿。

巨猿则怒吼着,一双xiǎo山般的拳头漫天挥舞,拍打着好像苍蝇一般的北语,不过却始终无法命中目标。

那些金色的飞刀在巨猿看来甚至比苍蝇还讨厌,因为几乎每一时刻都有不知道多少飞刀刺中自己。虽然凭借自己的皮糙肉厚能够硬抗,可是多了也不好受,并且还有的飞刀会命中薄弱部位,比如眼睛鼻子嘴,还有腋下,膝盖等等关节部位。

每次这些部位被飞刀刺中,巨猿都会爆出惊天巨吼,然后发疯一般追打北语,然而这一切只会让北语冷笑着更加得意。

猛地

至尊神武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激战!

,北语一声怒斥:“着!”

巨猿几乎同时怒吼出声,一把好像初升太阳般炫目的飞刀就这么直直的钉在了巨猿的眉心之处,直没入柄。

这把飞刀正是北语军所凝聚成的那把飞刀,锋锐无匹的它,终于乘着巨猿心浮气躁之际命中了巨猿的要害。

看着巨猿翻身跌落尘埃,然后身体迅速化作了黄沙弥漫,露出了里面奄奄一息的黄泉,北语发出了得意的狂笑。

就在他狂笑的时候,狄峰也正在得意的笑着,因为在他的对面,火焰人被裹在了一团青色的风暴之中,无数只青色的xiǎo鸟围绕着火焰人旋转不停,捎带着风暴越刮越猛。

火焰人不时发出声声怒吼,打算摆脱这些风暴的束缚,可惜狄峰好不容易困住了对方,又哪里肯放松下来,借着背后的狄峰军,不时的凝聚出一只又一只的青色xiǎo鸟,把火焰人越裹越紧。

终于,这些xiǎo鸟猛地往一起聚集,然后在火焰人惊骇的目光中,这些xiǎo鸟化作了一只九尾凤凰。

九尾凤凰一声清呖,嘴巴微张,已经吐出了一团xiǎoxiǎo的风暴,然后这团xiǎoxiǎo的风暴在火焰人的惊怒声中将他卷了起来……

当风暴消失的时候,火焰人身上的火焰也几尽消失,跟一滩泥一样摔到地上,死活不知。

另外一边,战狂的赤色长刀依旧高举,但他胯下的猛虎已经大不相同,肋下更是出现了一对赤色火焰羽翼,带着战狂纵横驰骋,满世界的追砍着那些飘飘荡荡的水珠。

绿衣女子早已不见了开始时的矜持和风姿,满脸凝重的应付着战狂的追击,然后不时凝结一些水珠去稍微抵挡一下对方的攻势。

可惜,这些好不容易凝聚的水珠,在战狂的赤色长刀面前犹如儿戏,终于,战狂一声长啸,赤色长刀掠过天空,仿佛要将绿衣女子一刀劈为了两半。

绿衣女子长声惨呼,她拼尽全力总算是躲过了致命伤,可是却还是耗尽了元力,摔倒了在地面。

战狂坐着飞虎站立空中,傲然看着地上的绿衣女子,到没有赶尽杀绝。

最后的冷樵,眼见自己的伙伴全都获胜,也不甘示弱,他的银色巨镰忽地一收,然后高高举起。

对面的风墨不知冷樵的招数,刚刚一愣,便看到他背后的死神突然光芒大放……

一柄巨镰!

一柄足足遮盖了半天空的银色巨镰直直落下,带着慑人的邪光,其势更是不可挡,以至于风墨在那一瞬间都没有了抵挡的勇气。

不过,极度危险的气息还有求生的**让他下意识地一挡,下一刻,手中的黑色铁棍已经被一镰劈为两半!

风墨闷哼一声,口中鲜血狂喷,人跟个石头一样摔了下来,滚了几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冷樵冷笑一声,倒是没有急着上前摘下他的脑袋,而是看向了身后的不远处的玄龙。

玄龙微微diǎndiǎn头:“不错,”他刚想再説diǎn什么,忽然心中一动。

不光是他,心思一向缜密的冷樵和狄峰,也有些意外的看向了地面,只见那四人带来的八万战兵,居然还摆着严整的阵势,甚至连气势都没有丝毫的削弱。

“嗯?”玄龙皱起了眉头,这种现象让他大惑不解。

一般来説,一旦将领战败,战兵必然气势散乱,一溃千里。

可是,眼下明明四人已经战败,为什么战兵却还能维持原先的气势?

“不对!”玄龙心中一跳,一种危险的感觉骤然袭上了他的心头。

“xiǎo心!”他猛然一声断喝,然后身形骤退。

他反应极快,其他人的反应也不慢,顿时北语,狄峰,战狂,冷樵四大统领的身形都齐齐后退。

就在他们刚刚退出之时,便见那八万战兵的头dǐng突然爆出了一片耀眼的七彩光芒!

这团光芒来的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璀璨,以至于即使玄龙等人,居然都不得不稍稍偏了一下头。

“这是什么?”

北语失声惊呼。

没人回答,因为其他同伴都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压力,无形的压力如无孔不入的水银一般瞬间充斥了所有人的心房,压得人人都喘不过气来。

玄龙还好一diǎn,但实力稍弱的战狂和冷樵就有diǎndǐng不住了,首先是战狂的飞虎悲鸣一声化作了赤色光芒消失,接着冷樵背后的死神虚影一闪不见了。

一旁的北语也没好到哪里去,金色飞刀首先不见,然后战车也随之消失,而狄峰那些xiǎo鸟则哀鸣着一只只化为了乌有。

玄龙猛地一声叱喝,他后面的紫色混沌猛然炸裂,涌现了八千紫甲战兵,每人都手持新月十字枪,枪尖电光缭绕。

八千战兵齐声怒吼,周身电光缭绕,并且最终化作了一条电龙,而后电龙猛地摇头摆尾,盘旋上下,将玄龙几人和牢牢的护在了其中。

这下几个人的压力才算是大减,也才能看清对面的变化。

只见对面八万战兵的头dǐng光芒开始平和,最终化作了一扇光门。

光门洞开,缓缓的走出了三道人影!

等到看清了这三个人,玄龙等人齐齐惊得睁大了眼睛,迷惑不解……

南昌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南昌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南昌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南昌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南昌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